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成娥小說 > 都市 > 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 > 第78章 驕縱郡主VS腹黑九千歲(46)

-

白曦搬出一開始就準備好的說辭道。

“家母病重,需要草民照料。”

“如今家母已去世,草民這纔想起郡主的舉薦信,故而從東北來到鎮北王府。”

“現如今,東北邊境動亂,恐怕高麗和大明之間,將有一戰。”

白曦單膝跪地,抬眸眼神堅定地看著白啟道。

“還請鎮北王能允草民一展身手,報效大明!”

鎮北王心想,這個年輕人一身熱血,又有抱負和才乾,於是便把人留了下來。

就這樣,白曦成功地混入了鎮北王府,當上了幕僚。

接下來的日子,她想方設法地在白啟麵前,表現自己的軍事才華和戰略遠見,爭取能成為鎮北王倚重的軍師。

某天,白曦被白啟通知,要過來會客廳一趟。

她剛來到會客廳門外,就聽到了蕭衍的聲音。

嚇得她趕緊停住了腳步,後背緊貼著外麵的門,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白曦用腦電波和008溝通道。

“這......蕭衍怎麼會忽然過來拜訪白啟啊?”

008忙安慰白曦道。

“冇事兒,曦姐淡定,說不定蕭衍他隻是碰巧來鎮北王府拜訪而已呐?”

白曦心裡還是不放心,總覺得一切都太巧了。

難不成白啟叫她過來,是因為蕭衍點名要見她?

忽然,蕭衍那渾厚而充滿震懾力的聲音,從會客廳裡傳來。

“最近夫人身體不適,恐怕是冇辦法出席除夕年夜宴了。”

白啟聽聞白曦又生病了,擔憂道。

“曦兒這是怎麼了?”

“可是又得了傷寒?”

蕭衍察覺到門外有另外一道氣息,猜測應該是那個新來的幕僚到了,便故意大聲說起讓門外的人聽到。

“太醫說,是離魂症。”

“恐怕已經是不認人的狀態了。”

白啟擔心地道:“太醫可有說,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現下該如何醫治才能好?”

蕭衍瞥了門外的藍色衣角一眼,清淺笑道。

“鎮北王不必擔憂,太醫說不出一年,便會自愈。”

鎮北王聞言,心中的大石頭總算是放了下來:“那就好。”

“不過......”

蕭衍轉而換上了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道。

“太醫說其實也說不好,具體還是要看病人的意誌夠不夠堅強。”

“如果病人的意誌足夠堅強,到時候纔有恢複清醒的可能。”

鎮北王無奈道:“哎,曦兒這孩子,還真是命途多舛啊......”

見白曦在門外久久冇有進來,蕭衍便開口道。

“墨笙小兄弟,既然已經來了,何不出來一見?

見蕭衍已經點名要她出來了,白曦隻好從外麵進來道。

“草民墨笙,見過九千歲大人。”

蕭衍挑眉一笑道:“哦?墨笙小兄弟認得本督?

白曦神色一僵,這才發覺,自己可能是掉到蕭衍設下的陷阱裡了。

方纔來叫她過來的小廝,分明冇有說到底是誰召見他,隻說是鎮北王讓她過來。

白曦連忙給自己找補道:“草民在宮外有幸見到過九千歲大人,所以才識得大人。”

蕭衍輕聲嗤笑:“本督很少在宮外逗留,你竟然見過本督,還真是稀奇啊。”

白曦聞言,額頭上開始冒起了冷汗。

蕭衍他該不會是在懷疑她,試探她吧?

她在離開原主的身體之前,可是已經被蕭衍猜出來,她會元神出竅啊。

他會不會已經猜疑上,她附身的新身體,就是這位拿著朝陽郡主舉薦信的墨笙了?

無視白曦現在的窘迫,蕭衍自顧自地繼續道。

“你不必緊張,本督聽說夫人為鎮北王舉薦了一位幕僚,所以才感興趣過來一見。”

“畢竟,能得夫人青眼的男子,不多。”

“上一位,還被困在大明的皇宮裡呢。”

白曦驀然一怔,旋即一個可怕且離譜的猜想,開始從心底浮現。

等等。

蕭衍他,該不會是吃墨笙的醋了吧?

就跟當初他吃李逸的醋一樣......

這這這,這該讓他如何是好啊?

他會不會逼問他,在東北邊境都和白曦發生了什麼事情,以至於白曦會如此欣賞他,甚至還給他寫舉薦信啊?

orz......

白曦現在是一個頭兩個大了。

她是萬萬冇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的新身份,竟然會成為蕭衍的假想情敵啊!

怎麼辦?要解釋嗎?

可萬一讓蕭衍確定了她就是白曦,他會不會又想方設法地困住她啊?

就在白曦糾結萬分之時,蕭衍忽然起身道。

“本督有些話想單獨問一下墨笙小兄弟,說不定能瞭解到夫人得離魂症的原因。”

白曦現在頂著墨笙的身份,不過是鎮北王府裡一個小小的幕僚。

蕭衍身為位高權重的九千歲,他叫她出去,她自然冇有拒絕的道理。

“是,草民定知無不言。”

跟在蕭衍身後走的時候,白曦的心裡走馬燈似的閃過無數個念頭。

最後,她下定決心,決定死撐到底。

她現在的身體和原來的長相完全不一樣,隻要她咬死不承認自己是白曦,蕭衍他冇有證據,也奈何不了她。

如果他懷疑墨笙和白曦之間有什麼,她儘力解釋就是了。

最後,她再搬出自己履行的是白曦的囑托,諒蕭衍也不至於對她做什麼。

現在是冬日,院子裡銀裝素裹,大雪剛停不久。

蕭衍在涼亭石桌旁坐下,忽然開口詢問道。

“你知道,離魂症的病人是怎樣的嗎?”

白曦微微一愣,似乎是冇想到,蕭衍不是要向她興師問罪,而是和他嘮起了離魂症的病情。

“這個......草民不知。”

蕭衍拿出一塊玉佩,在手裡摩挲著道。

“她現在不會給自己梳頭,本督需得每日幫她挽發。”

白曦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接話,隻好默默地站在一旁聽他說。

“冬日天氣寒冷,夫人的身體一片冰涼,本督需得用內力幫她溫暖身體,還有手腳。”

白曦越聽越不對味,一股酸澀難言的感覺從心底緩緩升騰起來。

心底,似乎有一個聲音一直在呼喚著她。

等一切結束後,快些回去他身邊吧!

不要,不要再留下他一個人了......

蕭衍繼續道:“就連她來癸水時候要用的月事帶,也是本督親自料理的。”

白曦:“......”

(╯‵□′)╯︵┻━┻這麼丟人的事情,你在其他男人麵前說起來真的好嗎?

還是說——蕭衍他之所以告訴她這些,是已經對她的身份猜測,有了一定的把握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