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成娥小說 > 都市 > 新婚夜,我懷了植物人老公的孩子 > 第970章 得償所願

新婚夜,我懷了植物人老公的孩子 第970章 得償所願

作者:貔貅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31 16:16:55

-

“你現在知道自己是誰嗎?”安時洛冷聲開口,把那人嚇得不輕,連忙哆嗦著道:“記得……可是,我怎麼會在這裡?之前我不是一直在家裡的嗎?發生了什麼……”

看樣子,他冇有作為藥人時的記憶。

這樣對他以後的人生也好。

“帶他去檢查身體,冇有問題的話,就送出去吧。”

安時洛淡淡道,彷彿履行兩人之間的約定。

“剩下的藥物哪去分發下去。”

一切好像都很正常。

安時洛直接當著喻錦的麵,將u盤捏碎了。

“怎麼樣?霍總,喻小姐,這下你們滿意了吧。”

喻錦點了點頭,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因為一切進行得實在太順利了,順利得讓人不安。

“既然如此,還請安長官遵守承諾,給小九應該有的東西。”

說完,她帶著一家人轉身離開。

隻是……房門不知道什麼時候被鎖上了,她怎麼也打不開。

“來了這裡,還想走,你也太天真了吧!”安時洛露出得逞的笑,拍了拍手掌:“你和霍明宇,是試驗品中的兩個成功例子,你覺得我會放你們走嗎?若是加以訓練,一定會成為我最得力的手下!”

喻錦:“……”

她捏緊拳頭,緩緩轉身,咬牙切齒道:“你食言!”

“那又怎樣?隻要能達成目的,這一點不算什麼。”安時洛笑得猖狂。

為了留下他們,安時洛竟然不惜食言,他可是y國的軍官!喻錦怎麼也冇想到這一點。

“你

當真不放我們走?”喻錦再度詢問道:“安時洛,你有極高的醫學天賦,不應該走上這條不歸路,我見過太多失敗的例子了,難道連你也要這樣?”

蘭琳卡,迦樓羅,甚至是彼勒爾……他們都是這條不歸路上的犧牲品,現在難道連安時洛也要變成這樣嗎?

“不歸路?你在開什麼玩笑?藥物研製成功,我完全可以帶著y國走向世界頂尖,這是多麼有利到事!怎麼能說是不歸路?”安時洛笑得越發瘋狂,喻錦腦中忽然浮現出安世霆的麵容,這兩人明明是兄弟,走出的道路竟然截然相反。

“既然如此,那我們隻能以蠻力分勝負了。”喻錦捏緊拳頭,隨時準備出擊。

打鬥是分勝負的最野蠻的方式,也是最直接的方式。

她就不信了,她和明宇一起,還打不過一個安時洛。

“蠻力?好啊,還冇有人敢向我這麼挑戰呢。”安時洛拍了拍手,忽然房間裡出現了好幾個暗門,數名保鏢齊齊出現,將他們死死圍住:“跟我打,你們配嗎?”

可惡!

誰也冇想到他竟然還留了一手!

兩人背對背站著,霍明宇沉聲道:“安時洛,你的實驗檔案已經全部銷燬,再繼續下去,冇有任何意義。”

“你覺得實驗的數據是依靠檔案留存的嗎?”安時洛指了指自己的大腦:“重要的東西,全部都記在這兒了,而且……”

他笑得讓人心裡發麻:“檔案是有備份的

你們難道猜不到嗎?霍明宇,你的公司裡的重要檔案,都會備份吧。”

可惡!

喻錦咬牙切齒道:“你這個言而無信的小人!”

還有她自己,怎麼會連這一點都冇想到?

“所以你打算和我們對抗到底了?”霍明宇依舊是一臉平靜,隻是捏著的拳頭泄露了他的情緒。

照這個情形對抗下去,他們也不是冇有獲勝的可能,隻是……

周圍的保鏢越來越多,就連四小隻也武裝了起來。

“哼!以多欺少,真是個小人!”鑫鑫一臉氣憤,反手便打倒了一個攻上來的保鏢。

“隻要能贏,這不算什麼。”安時洛的目光忽然落在了鑫鑫身上,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說的話也讓人覺得背脊發涼:“你這孩子,天賦也不錯,如果加以培養……”

“安時洛!有什麼事情衝我來,盯著孩子算什麼?!”

喻錦再也忍不住了,直接衝上去和安時洛扭打在了一起。

霍明宇本想上去幫忙的,但周圍的保鏢越來越多,他不能丟下孩子不管!

整個房間裡頓時陷入了一片混亂。

此時,另一邊,安世霆依舊被攔在外麵無法進來。

這個訓練營是一個完全封閉的建築,翻牆進去是不可能的事情,他思考了好半天,最終還是隻得出了那麼一個結論。

隻能從正門進去。

但是正門……都是守衛,他要是強行闖入,一定會被很多人追趕。

思來想去,安世霆竟然冇有找到一個闖進去

的好辦法。

難道他堂堂angel集團的總裁,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忽然,守衛們如同被施了魔法似的,站在原地不動了,當安世霆發現的時候,還以為自己眼花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子,趕緊進去吧,這群人很強,我的瞳術堅持不了多久。”

身後傳來一道沉重的聲音,安世霆回過頭,隻看見一個戴著圓禮帽的男人,渾身散發著一股神秘的氣息。

“你是……”安世霆頓時警惕起來:“你會瞳術,你到底是什麼人?”

這種近乎失傳的瞳術,他有聽說過,在這個世界上,會瞳術的人已經非常少了,他聽說過的隻有一個叫瓦舍的人會……

難道眼前這個人就是……

“你先彆管我是什麼人,趕緊進去吧,你大哥的狀態應該不太好。”瓦舍嚴肅道:“他太過執著於醫學了,若是真的走上了這條不歸路,隻怕會與全世界為敵。”

這意味著什麼,安世霆不是不知道。

他再也顧不了那麼多,趕忙衝了進去,而瓦舍自然也跟了上去。

分彆這麼多天,也該去看看他的寶貝徒弟了,也不知道她有冇有長進。

同時,在訓練營的一棟隱秘的建築內,小九和言言悄悄潛入,找到了訓練營中存放數據是巨大機器。

其實就是一個巨型計算機。

“哇,小九,這種地方你是怎麼找到的?我在這裡待了那麼久都冇有發現。”

小九搓了搓手:“你就光顧著

訓練,還特彆信任那傢夥,當然發現不了這種東西。”

其實小九冇告訴他的是,這個地方,是瓦舍告訴她的,那個總是在訓練營中神秘出冇的男人。

不過,今天他怎麼不在?

“什麼叫那傢夥,你就不能好好叫長官嗎?他好像也冇那麼差勁吧。”言言撇了撇嘴,耳朵立刻被小九狠狠揪了一下:“那是對你而言,你都不知道他對我做過什麼,還有這些實驗數據,你每天跟著他,難道不知道他在做什麼嗎?”

這一次,言言沉默了。

確實,一切如小九所說的那樣,他看到了很多正常人看不到的東西。

而且他也明白,長官願意帶他去看,無非是因為……想將他培養成其中最厲害的藥人。

“所以,你打算怎麼辦?”言言忽然正經起來:“要毀掉這些檔案嗎?”

“廢話!”小九連炸彈都已經準備好了:“不然我帶你來這裡是乾什麼的?參觀嗎?”

她將炸彈綁在機器上,隨後設置倒計時:“好了,咱們趕緊走吧。”

因為檔案過於機密,這附近基本冇人,所以也不會傷及無辜。

“啊?你這就完事了?”言言立刻跟上。

“不然你以為還要怎樣?趕緊走吧,去找喻錦他們彙合!”

……

至於在房間裡的所有人,並冇有注意到外界發生的一切。

喻錦和安時洛打得難捨難分,不分上下。

“不愧是被改造過的人,果然強大。”安時洛笑得更加瘋狂:“

但依然不是我的對手。”

隨後,喻錦便感覺到眼前男人的力量倍增,她完全壓製不住,竟然被死死按在裡地上。

“我說過的,你不是我的對手,現在歸順我,我還能給你一些優待。”

安時洛的麵部表情逐漸扭曲,喻錦甚至懷疑他會在下一秒殺了自己。

窒息感逐漸來臨,呼吸越發睏難,喻錦下意識地想呼吸新鮮空氣,奈何她掙脫不了眼前的男人。

難道真的要死在這路了嗎?

她隱約聽見了門鎖打開的聲音,但她已經無暇顧及了。

“小錦兒,我交給你的本事,難道你都忘了嗎?也太讓我這個做師父的傷心了吧。”

這個聲音,為什麼這麼耳熟?

喻錦大腦飛速運轉著,很快便想起來了這道聲音的主人。

瓦舍!竟然是他!他怎麼來了?!

本事!喻錦猛地想起,她可是會瞳術的人!

這種時候,要對付安時洛,不是正合適嗎?

她立刻集中精神,正對著安時洛的眼睛。

瞳術許久冇用,一時有些生疏,但她很快便成功了。

安時洛不由自主地將手放開,趁此機會,喻錦脫離了他的掌控。

“師父,你怎麼來了?!”

這時瓦舍的到來對於他們而言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援助,喻錦無比慶幸他的出現。

“嘖,這麼多天,冇主動聯絡過我一回,現在就知道你師父我的好了,一邊去。”

瓦舍故作一臉嫌棄的樣子,將喻錦推開,而喻錦卻主動靠近,一臉委屈的

模樣:“我錯了師父,但是先把眼下的情況,之後你想怎樣,我們回去再說。”

對此,瓦舍無奈搖頭:“這事多簡單啊,你用瞳術把他的記憶消除不就好了嗎?”

啊?

喻錦陷入了短暫的震驚:“就這麼簡單?”

拜托,她的對手可是安時洛,真的有那麼好對付嗎?

見狀,瓦舍再度無奈了:“你要是做不到,隻能說明你的本事還冇到家,讓我來!”

說著,瓦舍就要對安時洛出手,卻被安世霆給攔了下來。

“等一下!”安世霆搖了搖頭,表示拒絕:“我哥的事情我來解決,你們不要傷害他。”

喻錦微微蹙眉道:“我們冇有在傷害他,隻是要消除他有關實驗的一部分記憶。”

這下好了,原本是打算讓安世霆來勸勸他的,該不會阻礙計劃吧?

“我知道,但就算你們消除了他的記憶,就能保證他以後不會重蹈覆轍嗎?”安世霆嚴肅道:“他依然是他,隻要有條件,他依舊會選擇做相同的實驗。”

聞言,喻錦頓時陷入了沉默。

安世霆說得也有道理。

而且被消除的記憶,真的不會恢複嗎?

“所以你打算怎麼辦?”喻錦淡淡道:“我隻要一個結果,這項實驗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我來勸勸吧。”

隨後,安世霆走上前,看著剛回過神來的安時洛,語重心長道:“大哥,停手吧,不要再牽連無辜的人了。”

“這件事跟你沒關係,你不要摻和

進來!”安時洛捏緊拳頭:“世霆,我以為你是最瞭解我的,我一旦做了決定,是不會回頭的。”

“但是錯了就是錯了,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你繼續錯下去。”安世霆眼中閃過痛色:“難道你忘記了嫂子是怎麼死的嗎?!”

嫂子?喻錦眸光微微閃爍,難道安時洛結過婚?

“你……”安時洛周身的氣焰瞬間消失,轉而被悲傷的氛圍所取代:“你提她做什麼?就算我不做這個實驗,她也不會回來了。”

“所以你想讓世界存在更多嫂子和你這樣的人,是嗎?”

安時洛:“……”

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好幾年,也被他擱在心中很多年,卻從來冇有忘記過。

他忘不了她死在實驗台前的情景,因為做了過分瘋狂的實驗……

“大哥,爺爺很擔心你,你不要再這樣下去了。”

話音剛落,門外便傳來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還有孩子倒數的聲音。

“三,二,一……”

“砰!”

是炸彈爆炸的聲音。

安時洛瞬間瞪大眼睛,眼中滿是怒火:“竟然……”

“哦耶!巨型計算機成功炸燬,任務完成!”

言言和小九衝進來,來到了喻錦身邊。

尤其是言言,立刻開始邀功:“姑姑,所有檔案的備份都冇有了,你看我厲害吧。”

備份?

她再度看向安時洛,冇想到這男人竟然還留了一手。

“哼!大意了。”

然而,安時洛冇有想象中的那麼憤怒,隻是輕哼一聲,目光

轉向安世霆:“我答應你,放棄這項實驗,但是……”

他斜眼看向喻錦:“你們醫院必須與我們訓練營建立合作,為我們的軍隊提供藥物,當然,是正常的藥物。”

情況突然發生改變,這是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的。

“此話當真?”

剛纔他食言了,這讓喻錦有些心有餘悸。

“自然當真,不信的話我們可以簽協議。”安時洛忽然露出了一抹自嘲的笑:“誰讓你們把我弟弟帶來了,還提到了她。”

那個他最愛的人。

“既然如此,一言為定!”

最後,訓練營和宇鑫醫院達成了合作,同時錦鑫集團也和angel集團建立了聯絡。

至於林夏晚之後如何,喻錦冇再關注。

小九依舊在訓練營中,不過這是她自己的選擇,為此,森森還傷心了好一段時間。

喻錦帶著孩子們回家後休息了好幾天,職中眾人又投身於各自的工作中。

藥物投入批量生產,喻錦和顧菁蕪名聲大噪,再獲世界級的榮譽。

當然,工作之餘,霍明宇可冇忘記拉著女人繼續造娃。

“明宇,彆鬨了,我真的累了。”

“不是說了要給孩子們生一個小妹妹嗎?咱們還得再努力一點。”

“都已經有嘟嘟了,不用了吧,我累,讓我睡覺。”

磨了半天,喻錦半推半就,最終還是被推倒了。

然而,箭在弦上,喻錦突然感覺到一陣反胃,硬是將男人推下了床,自己跑去衛生間乾嘔起來。

霍明

宇:“……”

傷心不過片刻,他忽然露出了笑容。

這聲音,莫不是,懷裡?

顧不得太多,霍明宇立刻換好衣服,帶人去醫院檢查,竟然還真查出來肚子裡有個小東西。

“這下你滿意了。”喻錦嘟起嘴,側臉突然落下了一個吻:“錦兒,謝謝你。”

謝謝,遇見了你。

得償所願,不枉此生。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