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成娥小說 > 都市 > 陶陽雜記 > 第9章 已矣乎

陶陽雜記 第9章 已矣乎

作者:清粥小菜菜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18 15:24:59

-

“已矣乎!寓形宇內複幾時?曷不委心任去留?胡為乎遑遑於何之?富貴非吾願,帝鄉不可期。懷良辰以孤往,或執杖而耘籽。登東皋以舒嘯,臨清流而賦詩。聊乘化以歸儘,樂夫天命複奚疑!”

一年複一年,年年春送秋。初春種下的麥子在姆恩河的庇佑下健康的成熟了,這片黃土地又一次孕育出了旺盛蓬勃的生命——望著澄黃的麥浪我由衷感慨道。一次又一次的播種收割,我對眼前的土地真正建立起來了那種深厚的感情,是直接的對話,也是一種惺惺相惜。因而每次看著碗裡的白米飯我纔會心裡溢位由衷的滿足感與珍惜,當真一粒米也不忍浪費,哪怕掉在桌子上了我也想著趕緊撿起來放嘴裡吃掉,除非是掉在地上了才無不惋惜地歎氣,責怪自己不小心。羿兒在這種影響下也變得認真起來,每頓飯都很認真地在吃,我很是欣慰,至少,這天下的米,又少浪費了些。

初春給韓弟寄的信也已經有迴音了,他說今年的麥子產量一如既往的豐厚,麥子本身也很飽滿,又是一年好收成啊!字裡行間都洋溢著那種興奮與滿足,他還說父母知道了他的想法,雖然無奈,但見他一腔熱血的實誠與執著,也隻能隨他去了。

不過秋收的時候他們村來了一個農事方麵的專家,聽說是遠在京城的一位官員見聖上想要提升國內的糧食產量,為軍事做足準備,雖說年年糧食冇有欠收過,但總歸還是想再往上提提,畢竟冇人會嫌糧食太多,他就趁此機會舉薦了自己家鄉,說是水土良好,適合為這位專家提供實踐場合,這件事吧,說利也冇什麼利益,左右不過是成功了自己家鄉率先豐厚了糧食產量,再得幾句讚賞說勇於舉薦,和一些不算豐厚的封賞,可能連皇帝的臉熟都混不成,說壞呢,也不過是實踐失敗了被牽連幾句,因此大部分官員都不願自找麻煩推舉自己家鄉,若是人水土不服出了什麼事兒延誤了什麼實踐,還得算在自己頭上,再說自己那家鄉基本不回,糧食什麼的,不虧了自己的口腹就好,剩下的誰愛管誰管去吧,也就那位官兒不嫌麻煩,搞不好還惹了一身騷。

因此在聖上的準許下,那位專家來到了韓弟的家鄉,被好生招待著,得了縣丞囑咐不能把人得罪咯,不然有自己好果子吃!倒是韓爍心思單純,覺得這是件好事兒啊,正好也對自己興趣,便自告奮勇說要陪著專家,忙前跑後的,不亦樂乎,專家見他種地種的專心,倒也能說出一二,而且人熱心腸,眼裡有活,心裡喜歡,便不時提點解釋一二句,又帶了幾本農事上的書給他看,可把人給樂壞了,隨著見識漸長,居然還真在實踐過程中提出了些獨到的見解,讓人刮目相看。

信上的內容大致就這麼多,我看了也不由笑了出來,看來韓弟倒還真是遇到了自己人生路上的指引啊,估計未來也如這麥子一般旺盛明亮的晃眼吧!

不過說道京城,不知子契可還好,距離上次來信又過了小半年,上次信裡說他在京城一切安好,不過朝堂上那些老頭子又在爭執主和主站了,邊疆安分了幾年近來又開始蠢蠢欲動了,邊境人民被擾的苦不堪言,民怨頗重,但是有人覺得僅僅為此不值當開戰,畢竟這和平也是好不容易得來的,但是另外一些年紀大了熱血仍在沸騰的“老少年”直言蠻夷不把我朝放在眼裡,就該打!該狠狠地打!子契倒是覺得戰爭可能是難免的,因為他們隱隱有打入內部的勢頭,逐漸不滿足於邊境那些資源了,若是一味求和可能終招大禍,不如現在就掐滅勢頭,又問了我的看法。

看來聖上執意提高糧食產量也是有意於開戰了,這樣看倒也冇有糊塗到那個程度。子契的堅持,或許是有意義的。

我和子契倒是意見相同,不過我人在鄉野,這意見有也是冇有。

我望著天邊無聲歎氣,秋收過後我又得了一陣閒,這樣把自己的餘生奉獻給土地我覺得也很值得,隻不過我心裡總覺得還有什麼在等著我去做,無關於播種,倒是隱隱和這次戰爭有關係,但也隻是感覺罷了,朝堂退下來的老臣,還指望著什麼被聖上記得並任用呢?無非是問一句“廉頗老矣,尚能飯否?”然後被人“幫著”拒絕了。

但是那種感覺卻日漸強烈了起來,越來越難以忽視。甚至擾到了我的日常作息。

一日我再次騎牛去往山裡,不過倒不是上次的小山丘,而是村對麵的那座大山,似乎心裡的焦灼,廟裡的那位大師能指點一二。

牛被綁在了村頭的小驛站,我一個人坐小舟來到了山腳。蜿蜒的小路指引著我前往心裡的那個地方,空氣中泛著秋天成熟的味道,我走的不快,心中的鬱結似乎絲絲縷縷的在慢慢消散。

“寓形宇內複幾時?曷不委心任去留?胡為乎遑遑欲何之?”羿兒今年也是十又有三了,不小了,可以幫著家裡,也能替我好好地照顧我妻了,再說家裡還有那些樸實的年輕人和熱心的鄉裡,我如果離開了實在不用太過擔心。不貪富貴,不期望什麼天堂,我這一輩子簡簡單單,若有一個合心的結局,那當真是分毫遺憾也無了。

我對著對麵的山喊出自己心裡的祈願,又對著腳下的河流唸叨著近年被麥田漸漸磨平心裡戾氣後,生出的新的期盼。

樂夫天命複奚疑呀!我心裡似乎漸漸明朗,待我回神,已然來到廟門前。此時並非上香熱鬨的時節,因而廟裡稍顯清冷。

廟裡的老方丈見了我,給我倒了一杯茶,手裡慢慢撚著佛珠,緩聲說道“施主今日前來,所為何事?”我喝了一口茶,道“若人死並非自己所願,帶著怨氣而死,該當何為?”方丈似乎笑了一下,說“施主應知人固有一死,死而不願,是憾,憾之未了,則是心力未儘。老衲雖長久居於廟內,不問世事,但也有心中想要掙紮了卻之事,因而日夜誦讀佛經,隻求讀遍聞名佛經。前塵雖斷,後緣未了。學海無涯,自知不可強求,但是該儘人事未儘,又怎可怨天尤人。”“是要我努力爭取,若不可便放棄?”“施主並非心中不知。聽聞施主近來深悉播種之道,老衲鬥膽,施主心中似乎已經種滿了長豐不敗的麥苗,不論結局如何,似乎並不能影響到那麥苗的生存成長。”我若有所思。

從廟中拜彆方丈,回家時夜幕已落,我望著滿天星鬥,心中也如星子一般閃滅不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