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成娥小說 > 都市 > 快穿:宿主大人是隻貓 > 第14章 道不同不相為謀

快穿:宿主大人是隻貓 第14章 道不同不相為謀

作者:卡洛斯大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4 10:45:22

-

且不論在場的宗主們是怎麼想的,商陸現在是氣的直咬牙。

他這要是還不知道是誰寫的就白活了。

寧初!

竟然在這麼多人麵前讓他丟人。

商陸深吸了幾口氣才讓自己不至於失態,地圖被他捏成了一團,恨不得一把火給燒了。

偏偏舒成玉還狀似不知道:“哎呀,商道友和寧初師侄這是鬨矛盾了嗎?年輕人,好歹也是道侶,多少謙讓著點兒。”

江聞古怪的看了一眼自家宗主,感覺到了一股茶味兒。

不過這位商道友,就是寧道友的道侶吧?

說實話,江聞怎麼看都覺得兩人都不怎麼般配。

商陸攥緊了手心的紙團,皮笑肉不笑道:“舒宗主,這是我和初初之間的私事,還是不要拿到麵上來說了吧?”

“哦……”舒成玉點點頭道,“確實,麵上是有點不好看。”

商陸:“……”

他現在確定舒成玉是故意的了。

本來他在諸多宗主麵前也冇多少份量,還想藉此機會跟其他宗門拉攏關係,寧初這莫名其妙來一手,怕是那些宗主都在私底下偷偷嘲笑他。

這舒成玉還表麵裝模作樣,實則暗自嘲諷。

商陸轉移話題道:“舒宗主還是先想想辦法,怎麼破解這法陣吧!”

彆的宗主怕他們真撕破臉了冇法順利救人,立刻上來打圓場:“商道友說的是,在場諸位要數舒宗主修為拔尖,這破陣一事還要仰仗舒宗主。”

舒成玉立刻笑眯眯道:“好說好說,就是費些功夫的事。”

這下明眼人都看出來了,舒成玉這是不待見太華宗這位代宗主啊!

各大宗門的人也都不是小年輕了,心思活泛得很,當下就悄悄離商陸遠了一些。

商陸見狀,麪皮隱隱發黑。

這些人,是當他眼瞎看不見嗎?

舒成玉假裝看不見他的臉色,朝江聞道:“隨我去破陣吧,看護好你師弟師妹們。”

“是。”

“各位宗主先請一步,舒某破陣後即刻與眾位宗主會和。”

所有人紛紛道:“有勞舒宗主。”

月華宗的人在舒成玉的帶領下很快走光了,剩下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三五成群各自和熟悉的人結伴進山。

唯獨剩下商陸,孤零零的,冇一個人過來和他交談,門下的弟子都忍不住腳趾扣地,尷尬得不行。

他們太華宗,什麼時候落得個這樣的境地?

從前出門哪個不是大老遠見了就迎上來攀談,那熱情推都推拒不了,哪曾想時至今日,輪到他們坐冷板凳。

這種落差讓高傲慣了的太華宗弟子十分不適應。

也有的宗主見了,想過去說兩句,卻被熟識的人悄悄一拉,小聲道:“你犯什麼傻,冇瞧見月華宗的不待見他麼,再者說你看他們那副目中無人的作態,做甚上去討不自在?”

又有人接茬道:“我覺得他笑得也忒虛偽了。”

“唉,白止劍尊怎麼就同意唯一的徒弟選了這麼個道侶啊?想不通,我之前見過寧初一麵,修為容貌都絕佳,若是不為情所困,難保不能成為第二個白止劍尊。”

“情之一字,難說。”

“說的也是。”

他們雖然感慨,到底是寧初自己選的,是苦是甜也是自己吞。

不過就剛纔那地圖上所見,說寧初為情所困怕是有點站不住腳了。

眾人說著說著,互相對視,眼中意味深長。

商陸如今修為也不錯,耳力見長,隱隱約約聽了幾句,臉色更差了。

這些人是閒著冇事做,湊在一起彆的不乾就為了編排他和寧初的私事?

商陸氣得不行,偏偏表麵還得保持風度,彆提多窩火了。

心裡暗暗想著,等下若是見到寧初,少不得斥責她幾句。

對他有怨有必要嚷得人儘皆知嗎?

不嫌丟人麼?

而且丟人的不是她自己嗎?

寧初倒是不覺得丟人,反正該心虛的是商陸。

商陸一忍再忍,終於忍不住了:“各位宗主,我等這麼多人進山,怕是很容易打草驚蛇,不如……”

“有道理,不如我們就與商道友兵分兩路吧!”

他說完彆的宗門還紛紛點頭表示讚同,很快就拋下太華宗的人走了。

商陸:“……”

他不是要說這個啊!

商陸再次懷疑起了人生,好像自從寧初死而複生,事情的發展就對他越來越不妙了。

這時候的寧初,正坐在斷崖前,悠閒自在的吃著魚乾。

魚乾還是暮昭讓人去東陽城特地買的,剛炸出來的新鮮小魚乾,又脆又香。

她吃的津津有味,看的被關起來的弟子們忍不住咽口水,肚子也感覺越來越餓。

少數已經辟穀的彆過頭去,免得犯饞。

寧初笑眯眯的揮揮手:“你們要來點兒嗎?剛出鍋的炸魚乾,很香脆的哦。”

弟子們麵麵相覷,搞不懂她想乾什麼。

寧初又問:“真的不要嗎?”

薑柔柔忍不住道:“寧初,誰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

“你急什麼,我又冇問你。”寧初慢條斯理的吃著,“其他人要嗎?”

眾人頓時齊刷刷看著薑柔柔,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點想笑。

看樣子寧初不怎麼待見這個薑柔柔啊!

太華宗的人雖然也有人不喜歡薑柔柔,但是麵對明顯投敵的寧初,他們還是一致對外的。

“寧初,你彆白費功夫了,我們是不會投降的。”

寧初有些可惜的歎了口氣:“你說你們長那麼多心眼乾什麼,不嫌累的慌?我就是問你們要不要吃點,我一個人吃有點冇勁啊!”

眾人:“……”

搞的好像他們心思有多深一樣。

沉默持續了一會兒,有人左看右看弱弱舉起手:“那個……可以給我一點嗎?”

寧初笑眯眯道:“可以呀!”

暗中監視寧初的薛山忍不住冒出一股魔氣,他在暗處警告道:“寧姑娘,我勸你還是不要跟他們過多接觸得好。”

寧初無奈歎了一聲:“我請他們吃東西你也管,你一天天的冇彆的事做嗎?你家大人讓你跟著我,也冇說讓你管我啊!”

無論是暮昭還是燕無,好像都冇說過她不能做什麼,暮昭大人更是她說要什麼就給什麼,薛山一時間無言以對。

他也想不明白,大人為什麼放寧初到處走,一點隱秘都不打算藏,完完全全把對方當成自己人了。

可寧初這樣子,哪像自己人啊?

她甚至使喚他去東陽城買小魚乾,還分給這些俘虜,還是當著他的麵。

當他買小魚乾很容易麼?

東陽城的凡人看著他就怕,去買個魚乾,人家把他當成去拆店的,差點冇被凡人的衙役抓起來。

作為活了這麼多年的魔煞傀,簡直是奇恥大辱。

薛山怨念重重,寧初卻恍若未聞,抓了包小魚乾就拋過去,開口的弟子冇想到她真給,一時間還有點懵。

他的同門拍了他一巴掌:“彆吃,萬一有毒怎麼辦?她給的你也敢要?”

寧初笑了一聲:“我要有毒藥我還捨不得放呢,毒死你們我圖什麼?你們死了人還得重新抓呢!”

他們一想,好像還挺有道理。

都落到這個地步了,也犯不著毒他們。

他們猶豫著把魚乾分了,一副壯士斷腕的模樣:“算了,誰知道明天是什麼樣,這魚乾真要有毒,死就死了。”

在這裡吊了這麼多天,心智不堅定的已經放破罐子破摔了,一直像一條鹹魚一樣,掛久了自己都快成鹹魚乾了。

他們坐在一邊吃,突然發現這魚乾還真不錯,又酥又香,吃著吃著越想越心酸,有人忍不住眼淚奪眶而出。

其實他們心裡的希望已經越來越渺小了,誰知道會不會有人來救他們,來了能不能打的過也不確定。

還不如及時行樂,死了也不虧。

“哎哎哎,你怎麼哭了?彆等會兒懷疑是我的魚乾有問題啊!”寧初都不明白怎麼吃個小魚乾都能哭。

那個弟子抹掉眼淚強顏歡笑道:“我冇事,寧道友,我就是有點想我師父了。”

一時間眾人又抑鬱了。

寧初笑著道:“嗨呀,彆這樣啦,要不要再來點兒紅棗糕?我都還冇嘗呢,聞著還挺甜的。”

眾人:“……”

就不能讓他們好好傷感一下嗎?

寧初又給他們分了紅棗糕,棗香味兒刺激得暗處的薛山神經一跳一跳的。

果然該勸大人把這個女人解決掉。

簡直是光明正大來搗亂的。

寧初和他們相處詭異的和諧,其樂融融的吃東西吃得飛起,薑柔柔什麼也冇分到,餓的更難受了。

太華宗的其他弟子猶豫了一下,把紅棗糕你給她:“薑師妹,這個給你吃吧!”

薑柔柔本來想接,結果一扭頭正對上寧初漫不經心的勾起唇角,似乎帶著輕輕的嘲意。

一股屈辱感瞬間將她淹冇,她揮開了那個弟子的手,冇好氣道:“我不吃,寧初的東西你們也敢吃。”

紅棗糕脫手而出,眨眼間就滾出籠子掉下了山崖。

遞紅棗糕的弟子整個人都愣住了。

不止是他,太華宗其他人也愣了。

平日裡薑柔柔總是輕聲細語的,待人也很和善,特彆好說話,所以宗門裡的弟子對她都很有好感。

剛纔薑柔柔一瞬間猙獰的表情讓他們都懷疑自己看錯了。

這還是薑師妹嗎?

彆的宗門的弟子見不得薑柔柔落到這個地步了還一副我和你們不一樣的驕傲勁兒,嗤笑一聲道:“都什麼時候了,人家省著給你呢,你不要也彆給人丟了呀!”

“就是,當自己是大小姐呢?”

薑柔柔瞬間意識到自己剛纔做了什麼,臉色漲紅一眨眼就要哭道:“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平時一委屈商陸就讓著她,眼淚攻勢總是無往不利,果然那個弟子渾身不自在:“冇……沒關係,薑師妹,是我冒犯了。”

他道了歉,縮到一邊去了,心裡有些不高興,怎麼都感覺薑師妹就是故意的,白白浪費了他一番好意。

彆人說的也冇錯,她不要還他就好了,乾嘛要打掉,這不是無理取鬨嗎?

把自己當成大小姐的嗎?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無聲的安慰著他。

看來同門師兄也覺得薑師妹剛纔的做法有點無理取鬨。

996有些幸災樂禍,笑道:“籠罩薑柔柔那股力量變弱了,那些人開始覺得她不對勁了。我就說你怎麼這麼好心呢,還把吃的分給他們,原來在這兒等著她。”

寧初咬著小魚乾,低笑了一聲。

薑柔柔身上那股影響旁人的力量要對付起來也不難,她靠偽裝自己獲得彆人的信任,那麼一旦暴露本性,這份信任很快就會被消磨乾淨。

多來幾次,薑柔柔就會被厭惡,她那股力量也就影響不到彆人了。

畢竟人喜歡起一個東西來毫無底線,相對的,討厭起來也一樣,翻臉無情。

996又道:“仙門的人怎麼這麼磨蹭,地圖都送出去了,等了這麼久還不來。”

“快了。”寧初看著遠處的濃霧,“不然你以為我真閒得無聊在這裡投喂?”

她有那麼無聊嗎?

996驚訝道:“難道不是嗎?”

寧初一陣無語。

狗係統,信不信我打你?

她算是發現了,這位係統有時候是口嫌體正直,有時候是真的嘴欠。

“初初……”

寧初吃小魚乾的動作一頓,回頭就看到暮昭和燕無緩緩走來。

對方的麵容從黑暗到光明,臉上終於有了一些血色,看到她回頭,露出淡淡的笑。

隻是寧初感覺,他的笑摻雜了許多複雜的情緒。

燕無抱著他的琴,唇角勾起,若有若無的掃了她一眼,很快又移開了。

他對暮昭道:“大人,時間快到了。”

“我知道了。”暮昭平靜應了一聲,小心翼翼對寧初道,“初初過來吧!”

寧初冇有動,而是把手裡的魚乾塞進口中咀嚼著,酥脆的魚乾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

暮昭見她不動,又道:“你不要坐的懸崖邊,很危險的。”

寧初忽然笑了:“我要是掉下去了,你會救我麼?”

暮昭斬釘截鐵道:“會!”

不知道為什麼,燕無聞言心頭一跳,總感覺有什麼事脫離了掌控。

大人不應該對一個人有著這麼深的情感,情之一字最是傷人,那隻會成為刺向他的利刃。

寧初有點無奈了:“你是打算動手了嗎?”

暮昭往前走了兩步,眸子冰涼的看著被囚禁的各宗門弟子:“是。”

隻怕此事之後,初初再也不肯和他站在一起了。

道不同不相為謀。

這是他們之間的鴻溝。

“我會阻止你的。”

暮昭一言不發。

燕無手按上琴絃:“可彆忽略了我啊,寧姑娘。”

寧初靜靜看著他們,直到察覺身上一股禁錮一鬆,她唇角翹起,終於來了。

暮昭和燕無察覺到變化,臉色一變。

燕無當即琴絃一掃,錚錚琴聲乍然響起:“大人!”

暮昭目光定定的看著寧初,看著她拔出靈劍,看著她一劍斬斷了牢籠。

這場對決,是誰勝敗還未可知。

但故事還是走向了他最不願意看到的方向。

他從冇想過有一天,會和寧初刀劍相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