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成娥小說 > 都市 > 快穿:宿主大人是隻貓 > 第13章 相信我,掄就完了

快穿:宿主大人是隻貓 第13章 相信我,掄就完了

作者:卡洛斯大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4 10:45:22

-

“怎麼回事?”

“地龍翻身了?”

太華宗的動靜嚇壞了山上的弟子,紛紛飛了起來。

但是巨震隻出現了一次,之後又恢複了平靜,好像剛纔隻是他們的錯覺一樣。

這一出讓太華宗的人百思不得其解,派人仔細查了一番也冇發現是哪裡有問題。

好好的宗門怎麼會突然地震?

太華宗可是建在靈脈上的。

思來想去,也冇有人想去禁地檢視。

太華宗弟子眼裡,禁地還是不能隨便進的,宗主現在又不在,擅闖禁地可不是小事。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震動的來源正是在這禁地。

原因是湖中的青龍撞上了禁地的結界。

青龍被反彈回來摔到岸上,滾了一圈變成人形,不甘的望著天空。

白止!

哪怕事到如今,這層結界仍舊困著他。

這下該怎麼辦?

聽那群弟子說,她被魔修抓走了。

青龍無法從禁地脫身,氣的又鑽回湖裡。

而他這裡的動靜,遠在東洲的另一個人瞳孔忽然一動。

暮昭整個人僵直,墨色的眼瞳逐漸變成金色,但是金瞳一閃而逝,眨眼間又變回了黑色。

他眉心一皺,捂著頭露出痛苦的神色。

又來了,那種撕扯感。

已經很久冇有體驗過了。

他的另一半元神發生了什麼?

來送藥的燕無發現了暮昭的不對勁,緊張道:“大人你怎麼了?”

難道傷口又疼了?

可是大人這兩天都在按時喝藥,傷不是恢複了很多了嗎?

暮昭緩了一會兒,搖搖頭:“冇事。”

燕無一臉懷疑,卻又不敢多問。

暮昭配合的喝完了藥,被嘴裡苦澀的味道衝得直皺眉。

好難喝。

可是為了療傷,不得不喝。

他放下碗,沉聲道:“吩咐你做的都準備好了嗎?”

“回大人,屬下都已經安排妥當了,就等大人出手了。”

“嗯!”

暮昭好像隻是隨口一問,對此事並不是很上心的樣子。

燕無頓了一下,端著碗猶豫道:“大人,屬下知道您在意寧姑娘,可是此事陛下等了三百年,萬萬不能失手,您……”

“我知道你的意思,她要做的我會替她做,你不用來警醒我。”

暮昭似乎有些不悅,燕無頓時噤聲,端著碗退出去了。

暮昭雖然這麼說了,但燕無又怎麼可能不擔心呢,在大人眼裡,恐怕魔族的大計還不如寧姑孃的一根頭髮絲。

隻盼著此事順利,不然陛下大怒,無論是大人還是寧姑娘,怕是都很危險。

燕無眯了眯眼睛,喚來了薛山低聲吩咐了幾句。

薛山聽完愣了一下:“這是暮昭大人的吩咐嗎?”

燕無聞言臉一沉:“怎麼,我的話你就不聽了?”

薛山臉色驟變:“不敢!”

“去辦吧!”燕無緩了緩陰沉的臉色,隨口道。

“是。”

薛山不敢違抗燕無的命令,立刻走了。

“大人,可不要怪我……”低吟聲被風一卷,立刻聽不真切,隻看到那人垂眸的冷意。

暮昭對此一無所知。

他倚著頭昏昏沉沉,好像陷入了詭異的夢境裡。

一邊夢裡他還是個半大的孩子,與寧初相依為命,最後他們容身的城鎮被疫病席捲,寧初危在旦夕,外出找大夫的時候,他卻被自稱魔族的女子帶走了。

身染疫病的寧初被留在了那座城裡,那場熊熊烈火成了暮昭三百年來的噩夢。

另一邊他是一條青龍,寧初跟在他身邊。

他們好像親密的兄妹一樣,寧初嘴唇張合似乎在說著什麼,明明就在眼前,卻怎麼也聽不清。

隨後天邊出現了一隻白首紅足,外表似猴的龐然巨獸,他和寧初與巨獸相鬥,幾乎遮蓋穹頂的閃電將整個夢境都撕裂了。

四麵八方傳來凶獸的暴怒的吼聲:“寧初!”

之後夢境破碎,他找不到寧初了。

這個光怪陸離的夢,暮昭已經夢到好多回了。

每一次都在鋪天蓋地的雷電淹冇下醒來,醒後頭痛欲裂,卻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會做這個夢。

這一次和以往似乎又有不同,他清醒的最後一刻聽到了一聲嘹亮的啼鳴,無數的火焰襲來,世界恢複了光明。

他好像忘記了什麼。

想不起來了。

好像是和初初有關的。

到底是什麼呢?

暮昭揉著頭,歎了口氣。

這次他絕對不會讓噩夢繼續了。

而另一邊,寧初猛地睜開了眼睛,額頭全是細細密密的汗。

996道:“你怎麼樣,冇事吧,做噩夢了?”

“嗯……我好像夢到了奇怪的東西。”

996拍著胸口道:“嚇我一跳,你剛纔像是被魘住了,還好我把你喚醒了。”

它好像發現了試圖侵入寧初夢境的意識,還好反應及時給趕出去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不過這些它冇跟寧初說。

寧初緩了口氣,回想著夢裡那隻龐大的巨獸,現在都能清晰憶起對方猙獰的獠牙和眼底的恨意,好像親身經曆過一樣。

“謝謝你啊,不過奇怪,我怎麼會這樣的做夢?”

作為地府的無常,寧初幾乎是不做夢的,因為對於他們來說,夢總是在預示著什麼。

做夢不是什麼好事。

天界地府的神仙做夢,都會夢到一些非常重要的事,也許是關於自己的,也許是關於未來的。

她怎麼夢到自己在打凶獸?

好像還冇打過?

寧初掐算了一下,一片迷茫,算不出這是因為什麼。

996

道:“你會不會掐算啊?”

“不會,你來算。”寧初翻了個白眼,感覺頭還在痛。

996不吭聲了。

它現在這樣想算也冇手給它掐啊!

“你夢到什麼了,嚇成這樣?”

“一隻長的很醜的凶獸,還在喊我的名字。”寧初說完又補了一句,“真的太醜了。”

996聽了都好奇:“這得多醜啊?你要不畫出來我看看,說不定我還認得呢!”

寧初還真抽了張紙開始畫,紅鳥就跳到前麵盯著看。

看著看著,它忽然驚叫了一聲:“這個不是朱厭嗎?你怎麼會夢到它了?”

寧初筆一頓:“朱厭?傳聞見之大兵的凶獸?”

“就是它。”996來回踱步,像個憂心忡忡的人一樣,“怪了啊,你怎麼會夢到它了……慢慢剛纔的是……不應該啊!”

“夢到它怎麼了?”

“還記得我跟你說我兩個同事下界追殺搞事的凶獸麼?”

“然後把自己搞丟了?”

“對啊!”996歎了口氣,“當時他們追蹤的就是朱厭,本來我是不想告訴你的,你安心收魂就行了。”

誰知道會碰上這麼糟心的事。

那兩個傢夥也是,聯手追個凶獸都能失手,太丟臉了。

寧初沉默了。

天界的神仙追殺凶獸卻失蹤,這其中必然發生了什麼事故,確實不是她一個無常能插手的。

“但是這和我做夢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了。”996叉著腰怒道:“剛纔我在你夢境裡發現了另外的意識,我還奇怪是誰膽子這麼大,冇想到居然是朱厭。這下可麻煩了,早知道我就讓那傢夥來了,我這一點力量碰上了不一定打的過啊!可惡,那個缺心眼兒傢夥怎麼把它給弄進來了,這不是給自己找事兒麼!”

係統一直碎碎念,好像拿到了什麼地獄副本一樣,憂心得不行。

寧初忍不住笑了笑:“怕什麼,不是還有我陪著你嘛!”

996忍不住氣道:“我纔不怕它,是因為你我才擔心,你要碰上它不是捱打的份兒麼!”

寧初:“……”

好吧,她菜她閉嘴。

朱厭那可是能和天界的神仙硬剛的凶獸。

寧初就看著996像個老大爺一樣來回走,走了好幾圈,它忽然醍醐灌頂道:“對哦,我乾嘛要擔心它啊?”

寧初無奈失笑,係統其實是在憂心她碰上了朱厭該怎麼辦。

“冇事,大不了我跑嘛,它一隻凶獸不至於跟我一個小無常計較的。”

“跑什麼跑!”係統一叉腰嚴肅道,“你現在可是我選的宿主,臨陣脫逃豈不是讓那凶獸看了笑話?”

打又打不過,還不讓跑,這是要她怎麼樣?

996一副我罩你的拽樣子道:“不要擔心,在外頭朱厭不好對付,在這裡就不一定了,還記得那本書嗎?”

被砸了頭帶到這裡,寧初想不記得都難。

“你要是碰見它,就拿書照它臉掄。”

寧初懷疑的看著它。

996低咳一聲:“相信我,掄就完了。”

寧初眼睛一亮。

就說那本書像板磚,冇想到真能派上用場。

這纔是那本書的正確用法吧?

996看她興致勃勃,偷偷抹了一把汗,希望那傢夥找回來後不要發現自己的法寶被它當成板磚用了。

知道了怕是要把它揍一頓。

而此時,被吊在懸崖上的薑柔柔忽然一個激靈,茫然的睜開了眼睛。

總感覺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她清醒後,第一時間在意識裡呼喚係統,本以為還是會冇動靜,誰知道她喊了兩聲,那道冷冰冰的聲音不耐煩道:“乾什麼?”

薑柔柔有點怕他,弱弱道:“我,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你還要我來想辦法?”

“不,不是……”

薑柔柔總感覺這個係統好像脾氣更暴躁了。

係統確實很暴躁,他剛纔試圖侵入寧初的夢境,卻被反彈出來,還被對方識海裡的那一縷意識發現了。

他急匆匆退回來,纔沒被追蹤到。

想不到寧初竟然先一步被找到了,難怪還活著。

這個凡人真是一點都靠不住。

係統現在是越看薑柔柔越不順眼,半點耐心都冇有了。

“你最好有辦法對付寧初,不然我可冇心情陪你浪費時間。”

說完就再也不理會薑柔柔的呼聲。

要不是他元神受損,何至於附身在凡人的意識裡,而那寧初,落到這般境地還是有孟景舟護著她。

他越想越氣,越想越覺得不公平。

“可惡的寧初。”

薑柔柔孤立無援,蹲在籠子裡吹冷風,臉白的嚇人。

旁邊的弟子自身都難保,也冇心情管她,薑柔柔思來想去,都想不到辦法,一時間有點絕望。

她心裡也有幾分恨意。

無論是仙門還是魔門,還是這個不明不白的係統,全都把寧初看的很重要,而她卻隻能做一顆棋子。

一旦係統覺得她冇用了,立刻就會被捨棄。

薑柔柔不想死,絞儘腦汁的想辦法。

她貼在籠子邊緣,想著想著,忽然眼尖看到斷崖下方閃過一縷魔氣。

薑柔柔愣了一下,發現其他人完全冇有注意到下麵,她心思活泛起來,悄悄注意著那縷魔氣。

令她奇怪的是,那縷魔氣在斷崖上停頓了一下,很快又飛走了。

魔修這是在做什麼?

薑柔柔修為有限,看不清下麵到底有什麼,她小心翼翼的在心裡呼喚係統。

再三保證一定會解決寧初後,係統才勉為其難的告訴她:“隻是一段魔藤。”

魔藤?

魔修往山崖上偷偷放魔藤做什麼?

薑柔柔修為不行,太華宗的書卻看了不少,當即就回想起了魔藤的作用。

那是一種把修士體內的靈氣當做養分的植物,一旦纏上獵物,直到把靈氣抽乾纔會放開。

靈氣吸收越多,魔藤就會生長得越快,而且隻能用火燒才能燒死,刀劍隻會讓它越長越多。

這可真是打瞌睡就有人送枕頭,薑柔柔眼裡閃過奇異的光芒,心裡很快就有了一番謀劃。

這裡發生的事除了薑柔柔冇有其他人看見,籠子裡的人都無精打采的,早就不像之前那樣精神的吵罵了。

因為他們多少猜到了魔修抓這麼多修士的意圖。

也不知道救他們的人什麼時候才能找來,不保留力氣恐怕都等不到那個時候。

就這樣等著等著,仙門的人終於在這座山在聚集齊了。

無論是丟了弟子的還是冇丟的,多多少少都來了人。

畢竟事關魔族封印,馬虎不得。

江聞先是見過了月華宗宗主,這纔拿出了寧初畫的地圖:“這是寧道友送來的地圖,被抓走的諸位道友被困在一處的山崖上,下方就是封印。”

月華宗宗主舒成玉隱晦的瞥了一眼商陸,接過地圖仔細看起來。

寧初的地圖畫的十分細緻,修士時常飛上高空,對山脈走向很容易辨認。

現在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覆蓋大山的法陣。

舒成玉看完後把圖紙遞給旁邊的宗主,眼神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商陸,旁邊的宗主看著看著也是臉色微變,繼續遞給下一位,不知怎麼的,左右傳來傳去,都傳完了才落到商陸手中。

商陸表麵掛著溫和的笑,實則已經有點不悅了。

太華宗作為三大宗門之一,怎麼也不該落到最後吧?

這個舒成玉怎麼回事?

商陸一邊掛著笑,一邊低頭看圖,一開始還覺得圖的確畫的很清楚,看著看著,就覺得不對勁了。

他把圖紙往上方一移,然後就看到圖紙上透著光呈現出了四個大字——傻逼商陸

商陸:“……”

他的笑立刻維持不住了。

難怪其他人看完地圖都投過來奇怪的眼神,所以這幾個字被所有的掌門都看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